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首页 /乐活 / 正文

中国最年轻女富豪、80后女继承者为何被父亲雪藏10年?

2019-09-05| 发布者: 老男人| 查看: 848 |来自: 启阳路4号

作者:启阳君 作为改革开放后第一代民营企业家,刘永好带领刘氏兄弟创立了中国最大的本土饲料企业集团新希望,与出身草根、20岁之前几乎没穿过鞋的父辈相比,刘畅出身豪门,16岁赴美求学,26岁时就以26亿身家成 ...

作者:启阳君

作为改革开放后第一代民营企业家,刘永好带领刘氏兄弟创立了中国最大的本土饲料企业集团——新希望,与出身草根、20岁之前几乎没穿过鞋的父辈相比,刘畅出身豪门,16岁赴美求学,26岁时就以26亿身家成为中国最年轻女富豪。俗话说,创业难守业更难,作为80后女性继承者,刘畅坦然“创二代不易“、”接班压力大“,”要去完美主义“,即便如此,她仍满怀希望,充满激情。“谁不想这一辈子多参与几个时代,谁不想有一个开挂的人生。”她说道。从美女海归、被父亲“雪藏”十年到执掌一方,新希望六和董事长刘畅是如何蜕变的?

1980出生的刘畅虽然不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但由于父亲根植于农业的创业经历,她也经常接触到养殖、农田等,她称自己是玉米堆长大的孩子。

青少年时的刘畅曾有过做社交名媛的想法,自己制作名片后,四处发名片,提高知名度;为了证明自己,初中时做起了化妆品销售;那时的她比较个性,头发染过黄色、白色,想要活成不一样的自己。

1996年,年仅16岁的刘畅被送出国求学。谈到这段经历,她感叹收获颇多。“我学到了很多国外互联网公司的思维方法,比如苹果、谷歌这些公司不仅有自己独特的组织和思维方式,他们还有独特的文化。照搬不是最好的选择,对于我们这种做实业的公司来说,除了基于实际,还应该有创新和突破。”

2002年,刘畅回国之后以“李天媚”的名字低调地进入了新希望,任新希望农业办公室主任,从事行政管理工作。在这期间,她也尝试过自己创业,卖过首饰、开过店、做过广告咨询,“原本想按照自己的兴趣来过,后来发现兴趣不一定是事业。”谈到“李天媚”名字的由来,刘畅说到:“刘畅比较中性化,李天媚听起来比较女性化。同时,也希望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参与到别人的公司,感受一些打工者的真实境遇。”

中国最年轻女富豪、80后女继承者为何被父亲雪藏10年?_乐活_2019-9-5 22:23发布_极酷区男人_www.jikuqu.cn

早在2006年,胡润首次发布女富豪榜,刘畅就以26岁的芳龄成为中国最年轻女富豪,当时身家25亿元,排名第9。2011年全国两会期间,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在媒体发布会上主动将女儿介绍给媒体,“刘畅”的名字也首次出现在公众视野。媒体称她被父亲“雪藏”了十年,“父母不希望让我的幼稚想法和缺点过早被曝光放大,因为在聚光灯下,人的特点会被放大,未必它就是坏,未必它就讨厌,可能就是被放大了。我觉得父母是非常睿智的,这也是出于对我的保护。” 谈到这次的公开露面,刘畅说到,“一切都是很自然的事情。我觉得还是应该在年轻的时候,有想法的时候去实践。等到35岁以后,可能已经成家,有了小孩,考虑事情很多,激情也会少很多。所以,不要让有想法的人等太久。”

在公开露面不久,刘畅就任新希望集团团委书记,同年随着新希望资产重组完成,刘畅的名字也被首次列入董事会名单。2013年5月,刘畅正式接任新希望六和董事长。谈到6年前的情景,她用“非常忐忑、兴奋、非常累”来形容。她提到自己经常睡不着,常常凌晨4点就醒来。“脑子里一直惦记着昨天哪些事情没做好,哪些话没有说好。一开始我非常担心撑不住,甚至去咨询医生,后来慢慢放松了,看淡了失眠的事情。”

在刘畅接任不久,关于公司的负面消息接踵而至,“接班不畅”、“新希望资产缩水90亿”、“在美投资连亏”等质疑声不断。“一开始员工对我比较陌生,慢慢接纳我了,感觉自己脱了几层皮。”每每提到一开始执掌新希望六和的状态,刘畅便不自觉哽咽,眼里泛着泪花。

逐渐地,刘畅明白了一个道理,要去自身的完美化,“一掌大权的时候,难免会有一部分人失望,要去自己的完美主义。在我接班之前,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很努力,能够改变很多事情,但是后来认识到自己必须去跨越这个鸿沟,把身边的人都当做老师。”不过,她表示很感谢父亲的“放任不管”,给她足够时间和空间去成长。

最初接触农牧行业时,刘畅天然地有种抵触情绪,不想闻臭味,不想进杀鸡厂……“我本来是一个很爱美的人,希望每次出现都是美美的,优雅的。但是后来做了这么大企业领导,人要做一个选择,没有人会照顾自己的完美情绪或者完美形象,很难再去做圣女的形象,要学会得罪人。” 对比父辈有着创业英雄的光环,作为创二代的刘畅坦诚难免会有压力。“我们不是第一代创业者,第一代创业者有很强的人格魅力和故事,让每个人去相信他是可以跟随的。对于第二代,没有一个传奇的故事,这片天地本来不是属于你,至少不应该天生就属于你。你要逐渐去积累,通过决策能力、判断力、领导力等让别人信任你。”

对比创一代和创二代的优劣势,刘畅说道:“像我父亲那一代非常有胆量、非常勤奋、经验很足,骨子里有着拼搏和担当精神。年轻一代可能更输得起,心态可能更轻松。不过,年轻人选择太多了,反而没有那种赌性、豁出去、沉下去的这股心。创二代很难继承创一代的经验和人脉,必须自己构建。”

刘畅已成功接任了新希望集团核心上市企业新希望六和6年,何时能掌管整个新希望集团一直是她和父亲思考的问题。早期谈到接任问题,刘永好曾表露过担忧,认为她太年轻,经验不足。“父亲认为我有进步,他在别人面前夸过我,当着面很少夸,他夸公司其他高管更多一些。父亲会让我来思考接任的问题。我觉得自己还没完全学习悟透之前,还是可以缓一缓考虑这个问题。”

总结自己目前的工作现状和角色,刘畅给自己打了“70”分,“我们是打击型的成长方式,表扬少一点,受折磨受挫折会多一些。”对比同为女性继承者——柳青和宗馥莉,刘畅表示,“柳青压力比较大,宗馥莉面临着改革和创新。不管是继承还是创业,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选择。我们三个有很多惺惺相惜的地方,创业难守业更难,我们都深有同感。”

接近采访结束时,当主持人问到她当下最想说什么时,她谈到了自己的团队:“我已经慢慢认识到自己脾气比较着急,我会好起来的,我想说,我的潜力还很大,你们不要太早的来评价我。”说完,她面对镜头比了一个爱心的手势。

谈初入农业:一开始有抵触心理 硬着头皮进杀鸡厂

凤凰网财经:1996年,当时您16岁,您被送到美国读书,直到2002年才回到中国。这6年的感受是什么?有什么收获吗?

刘畅:收获很大。我学到了很多国外互联网公司的思维方法,比如苹果、谷歌这些公司不仅有自己独特的组织和思维方式,他们还有独特的文化。照搬不是最好的选择,对于我们这种做实业的公司,除了基于实际,还应该有创新和突破。

凤凰网财经:你原本是一个喜欢追逐时尚、光鲜亮丽的人,此前还有过做社交名媛的理想,回国之后进入新希望农业做行政工作,刚接触这个公司有什么感受?

刘畅:我不理解企业的有些作风,我想急于改变。后来我认识到了要去完美化,去完美化不仅是去自己的形象完美化,更重要的也是去对世界幻想的完美化。

凤凰网财经:有没有抵触情绪?

刘畅:一开始可能觉得我接受不了屠宰场的味道,花了很长时间做心理建设,一开始进入杀鸡厂时,合伙人劝我看视频,我也咬牙进去了,因为对于这种杀戮会有抵触情绪,我也是硬着头皮,有些实在不敢看的就瞟一眼。不过,我后面明白了经过几十年科技手段选育优质的基因专门为人类食用,这是一个使命。我也就完全放下来了。

凤凰网财经:但是你放弃了自己的爱好,另一种生活。

刘畅:我觉得还好。我也确实犹豫过,但我觉得把爱好留作为爱好有什么不好,为什么要把爱好变成一个职业。如果爱好真的成了职业,还有这种荣誉感和时代参与感吗,我认为没有。

回应“被雪藏了十年”:早期比较幼稚 父母不想放大这种缺点

主持人:您回国之后虽然在新希望工作,但是一直比较低调。一直到2011年两会,您父亲才把您介绍给大众。外界有种说法,您被父亲“雪藏”了您十年。这十年是您父亲的想法还是您个人的想法?

刘畅:当然是他和我妈的想法。我觉得非常睿智,那个时候我觉得很漂亮,很会穿衣服,也想让大家看看。那个时候基本是这种心态,现在我就不会了。

主持人:现在也很漂亮。

刘畅:现在偶尔跟朋友聚会,发个朋友圈够了,没有当时那种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看看我多有品位的想法。我觉得那跟年龄相关,他做这个决定是希望不要让我的一些幼稚想法和缺点过早曝光被放大,因为在聚光灯下人的特点会被放大,未必是它就坏,未必是它就讨厌,可能就是被放大了。

凤凰网财经:2011年,全国“两会”期间,刘永好先生也把您带来了北京,并在媒体提问下主动介绍了您。刘畅的名字也首次出现在公众视野。这也被看作您正式出山“创业”的标志。为何选择这个时机公开露面?您自己也做好了准备了吗?

刘畅:他们也觉得差不多了,就这样拍板了,你也不能说,一切也是很自然的事情。我觉得还是应该在年轻的时候,有想法的时候去实践。等到35岁以后,可能已经成家,有了小孩,考虑事情很多,激情也会少很多。包括我用年轻人也有同感,超过27岁了,就担心激情少了。所以还是要在年轻很有想法的时候给他机会,你不能让有想法的人等太久,我觉得要把握一个分寸。

凤凰网财经:您也做好了准备吗?

刘畅:等你出来,你就会发现自己其实做好准备了。

谈“掌管新希望”变化:要去完美主义 学会得罪人

凤凰网财经:您当时用着另外一个名字“李天媚”,这个名字由来于什么?

刘畅:对。刘畅名字比较中性化,父母希望有一个更女性化的名字,另外,也是一种自我保护。我觉得以一个很平常的角色参与到别人的公司,去感受一些真实的打工者的境遇非常必要的,这可能是我本来环境中比较缺的。

凤凰网财经:当时参与了哪些公司?

刘畅:我之前在一个广告公司做过咨询。那段时间也是我职业生涯启蒙中非常有意义的一段。大家年纪相仿,而且是创业型的公司,规模小。那种激情和创业者的精神,我觉得对我的事业启蒙,焕发企业家精神非常有作用的。

凤凰网财经:对比新希望这样的大公司,有什么大的区别?

刘畅:大公司更多的是要靠制度,大的战略,搭班子,要管理,但是管理太多了又不能耽误了业务,所以这当中其实是一种平衡的艺术。在大公司做领导很难做英雄,因为你在一掌大局时,难免会让一部分人失望。可能对于我来说,第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去我的完美主义。小公司一开始是靠个人的崇拜,甚至是个人魅力支撑,但一旦大了后,管理、机制和体系就非常重要。

谈“创一代和创二代”:创一代有故事 创二代没有

凤凰网财经:您刚刚说去完美主义,什么时候意识要去完美主义。

刘畅:六年前我接班时,一开始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也很努力。我觉得自己能改变很多事情,差不多不到一年的时间,我认识到我必须要去跨越的这个思想鸿沟。如果完全靠自己,你永远都不可能把所有问题解决了,而且慢慢姿态放低了后,你会发现周围每个人都是老师。比如一个做了十年的技术工人,他教给你的比你书上学的更深入,他是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你真的能放下自己去发挥团队的力量,可以把每个人都激活起来。激活个体最重要是靠人心,作为这么大公司的领导者,最重要的还是要发掘别人的力量。这是我认为自己还比较满意的一次变化。

我是一个比较爱美的人,希望每次出现都是美美的,希望自己说话都是优雅的,希望在别人心目当中是一个优雅的形象。一旦做这么大企业的领导时,每天最重要的事情是处理问题,判断问题,这个时候你就会选择站哪一边。如果还要照顾自己的完美的情绪,或者完美的高大上的形象,保持很圣女的形象,我觉得是不太可能的,学会得罪人吧。

凤凰网财经:比如说得罪过什么人?

刘畅:如果用得罪人这个词,我应该是得罪过不少的人。但是我相信他们是理解我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我们不是第一代创业者,第一代创业者有很强的人格魅力和故事让每个人去相信他是可以跟随的。对于第二代,你没有一个传奇的故事。这个天地本来不是属于你,至少不应该天生就属于你,那你的故事在哪里,我们靠什么来相信你。你一定要做到很好,别人才能相信你,让大家相信你的决策是向善的,为公司利益的,是站在一个公心的角度做决策,不是私心。我们需要靠这样一些判断和积累来树立自己的领导力。当你已树立了这样一个人设后,我觉得所谓的得罪只是在不同阶段互相的相遇和分开而已。如果把这个事情做好了,大家也会越来越理解我了。

主持人:相比创一代,您感受创二代的优势和劣势有哪些?

刘畅:像我父亲那一代非常有胆量、非常勤奋、经验很足,人格魅力很强,骨子里有着拼搏和担当精神。年轻一代对社会有新的理解,体力更好,可能更输得起,心态可能更轻松。第一代可能很年轻时就投入创业,没机会去结交很多朋友,第二代可能更好地平衡工作和生活,这也是优势。

劣势是创一代经验没有办法传承,人脉资源、影响力也没有办法传承,必须要自己来构建。此外,第一代企业家有持续的拼搏和担当精神,这非常可贵,而它变成了一种习惯,一种骨子里的东西。年轻这一代在自我管理方面,可能因为选择太多,很难专注沉下心去。其实沉下去越久,终归会有回报的,但是会在你肯不肯,愿不愿意上就卡壳了。老觉得自己起步很高,我为什么要去做这个那个,为什么他都做了我却做不了,觉得人家那种赚钱方式好像看起来更洋气一点。年轻人选择太多了,反而没有那种赌性、豁出去、沉下去的这股心。

谈初掌新希望:非常忐忑也很激动 谁不想有一个开挂的人生

凤凰网财经:2013 年 5 月,您接任新希望六和董事长。当时的压力大吗?

刘畅:非常忐忑,也很激动,也很累。任何事情都是这样,虽然很累,但是不要真的累得很痛苦就好。

凤凰网财经:当时促使你去面临压力的动力是什么?

刘畅:平台有很大的魅力。尤其是跨越了第一个阶段曲线后,第二个阶段非常关键,从世界第二大饲料生产商到养猪产业、食品端迈进,我感觉参与这一个转型或者跨越一个经济周期非常有意义。有机会跟随着这个周期波浪,参与到时代中去很有意义。谁不想这一辈子多参与几个时代,谁不想有一个开挂的人生,这是个本质。

凤凰网财经:您上任之时也正值新希望痛苦转型的开始。当时为何决定转型?您和您父亲有对新希望六和的转型之路有讨论吗?

刘畅:上上下下,同事一起反复讨论最后达成的共识,决定了这样的转型道路。一开始我觉得我们做了一些不对的地方,一些东西白做了。我觉得要改革是要脱很多次皮的,改革也没有终点。任何一种制度都有它的缺点,或者有一天会过时。年轻人喜不喜欢,能不能接受这套话,大家是否愿意去听。以前我们一直讲全产业链,今天我们更专注于在全产业链的连接下的专业化运营。

刘畅回应“接班不顺”:脱了几层皮 曾想过撂挑子

凤凰网财经:您提到脱了几层皮,应该是一个非常艰难的经历。包括您在上任新希望六和董事长后,您主导了多个并购投资事件,比如收购本香农业 70%股权、入股久久丫、 美国蓝星贸易集团有限公司 20%股权等,不过,进展并不是非常顺利,当时营收也是同比下降。当时有许多对您指摘“接班不畅”“新希望资产缩水 90 亿”“在美投资连亏”等。当时的心情是怎样的?您是如何调节的?

刘畅:非常非常糟糕。当时可能还没有调整成一个绝对胜任的领导者,也许当时的我会对不是自己任上干下来的事特别厌烦,凭什么我要去擦这个屁股,这帮人怎么干的?能不能撂了?但你往哪儿撂,你哪儿也撂不了,因为它是被延续的。

所有企业都必须有新陈代谢,你必须去承担新陈代谢的启动者,你必须要把旧的问题承担下来,这也是对自己真正的考验。如果一来就遇上一个大好行情,自己也会受之有愧。这是我现在的领悟,当时也没有这样的心态。

凤凰网财经:怎么撑过来的?

刘畅:还是靠大家,你自己没有能力,别人会给你一些建议。放下身段多去问,多些思考。年轻人还是有很多长处,善于互联网,学东西比较容易,只要肯花功夫,方向正确,问题都会解决。 凤凰网财经:当时,哪些人会给你建议?

刘畅:大家都给我建议,比如我们的总裁。我父亲其实对我最大的帮助是问得比较少,他在关键问题上是非常开放,不过只要我去问他,他会很有耐心地跟我谈他的观点,但我不问他的话,他其实比较给我们空间,如果不给这个空间,新的班子也很难成长起来,在这一点上,我是非常非常感恩我的父亲。

凤凰网财经:他给了你比较大的空间,让你更有自主权。

刘畅:对,如果年轻人一点错都不能够容忍他犯的话,他也没有办法进步。我自己一开始没有那么强的感恩之心,我甚至觉得是不是太不管了,所以我经常去问他。但后来我自己在用人时发现用人是一件太难的事情了,比如,年轻人总犯一些五花八门的错误,我一开始无法容忍,后来我学会了包容,像家人一样理解自己的员工。我父亲对我对周围的合伙人就比较宽容,只要不是品德上面的问题,要给予他爱。我在这一点上真的是吃过不少的亏,后来,才明白这是企业文化中最骄傲的地方。

凤凰网财经:刚刚接任董事长时员工对您的态度怎么样?现在有没有比较大的转变?

刘畅:大家更接纳我了,一开始可能也陌生,对你的能力也没有一个判断,我觉得人跟人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一定要花时间积累的。所以我觉得我们需要花时间去沉淀,坚持的去做,让别人看到你的恒心,看到你的善心,看到你的智慧,看到你持续学习的能力。为什么要无缘无故的爱你,毕竟我过去也没有什么丰功伟绩。

凤凰网财经:您做了什么让他们愿意接纳你?

刘畅:我做过非常多的事情,重要的是时间,保持一颗公心,下基层去体验,打破员工和领导的边界,创造沟通的氛围。

凤凰网财经:当时是放下了姿态去基层体验?

刘畅:没有姿态,我觉得一开始就没有姿态。

谈自己的多重角色:完全忙不过来 没办法做权衡只有做选择

凤凰网财经:CEO、双胞胎母亲、女儿......您是如何兼顾多重角色的,如何把握生活节奏? 之前看到您每天凌晨4点就醒了。

刘畅:没有每天四点,经常醒得比较早。我会回想前一天是不是哪些工作没做,或哪些话没有给员工说清楚。我担心自己撑不住,之前还去咨询过医生,后来自己看淡了,也接受了早醒失眠的事实,心态也变好了。

我没有时间去考虑更多的角色转变问题,现在已经真的很忙很忙了,因为要不停地去看养猪场,同时,还要在整个战略和方向上花心思,做团队建设工作等。虽然家里的孩子也还比较少,但我也觉得真的是忙不过来。我觉得没有办法做到平衡,只有当下选择的问题。

主持人:当下选择你会更倾向什么?

刘畅:没有倾向,哪个更急就做哪个,看轻重缓急。

主持人:您孩子会对您有抱怨吗?

刘畅:我最近学会的就是说一定要把孩子当做普通人,这样你才能真正的成为一个榜样性的父母。

谈当前状态:压力很大 经常早醒忘事儿

凤凰网财经:您目前来说压力可能最大的是来自哪方面?

刘畅:对我来说,非洲猪瘟是有压力的事情。同时,新养猪产业建设也有压力。在建设过程中,它不仅涉及商业逻辑、队伍组建,还要保质保量做到精打细算。我觉得就像在操持一个小小的运动,方方面面都要想到。自己好像脑子想一些问题,这事好像昨天忘了讲,待会记得讲,经常会忘掉事情,每天倒床就睡着,但会醒很早。

凤凰网财经:还是压力。

刘畅:对,压力很大。

谈“柳青、宗馥莉”继承者:互相惺惺相惜 创业难守业更难

凤凰网财经:这次和您一起同台出席APEC活动还有宗馥莉、柳青,外界对你们有一个称谓“女性继承者们”。你们平时有来往吗?

刘畅:我们都是朋友。

主持人:平时接触比较多。

刘畅:其实都很忙,没有那么多时间相聚。

凤凰网财经:您认为你们三个最大的共同点和不同点是什么?对比目前你们三个人的状态,哪一种状态是更倾向你的理想状态的?

刘畅:肯定不会说坏话,我也怕她们不好评价。感觉大家都很不容易。我觉得作为第二代,尤其是女生,柳青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了,我想她可能比我压力还有大一点。我们三个做的都是比较民生的行业,所以她面对的问题都不是简单的商业模式问题,而是更多面对社会性的问题,所以对自身的成熟度的考验很大。我们需要自己不停蜕变来适应当前的角色,我觉得非常不容易。

像馥莉的企业跟我们一样,有很长的历史。对于她来讲,她需要面对的是改变和创新。有人说创业难守业更难,我想这个题目放在她身上一定是这样的,因为我自己是深有同感的,应该说更多的是怜惜吧。我们一定有相同的地方,尽管我们可能性格不一样,行业不一样,但在这些维度上一定是相通的。

凤凰网财经:与您和宗馥莉不同的是,柳青的创业方式选择了与联想和父亲“切割”。您怎么看她的选择?您是否也考虑过自己“单打独斗一番”?

刘畅:都很好,其实自己肯定也想过自己创业。人是在不停地做选择,每个阶段选择你认为最能收获的事情。比如,一方面选择与团队聚餐,一方面听父亲和别人谈经验,两边都重要,只能选择。当时的这种情况,很难说哪个好哪个不好。每个人在自己选择的位置上自己创新探索。

10刘畅:我自己潜力还比较大 不要太早评价我

凤凰网财经:您觉得自己目前的成就是家庭因素多一些,还是后天因素,天分或是努力?

刘畅:我现在没有多大的荣誉。我认识到更多是靠团队能力,公司有几个合伙人,业务上,我们都是平行的,大家像是在比拼一样,有很多比我优秀多了。我可能是比较适应打击型的成长方式,表扬得少一点,受折磨受挫折多一些。

凤凰网财经:如果给自己打分,你会打多少分?

刘畅:我觉得好像自己是个70分。其实也没有100分的概念。每个人的潜力还挺大。比如这次我们团建,重走长征路,一共58公里,我真的这辈子也没走过这么长的路,但大多数人都走下来了。大家都发朋友圈说没有想到原来自己的潜力自己都不知道。所以,不好说100分是不是满分。

凤凰网财经:如果是没有富二代或者是继二代的标签,您会创业还是会选择另外的职业?

刘畅:按照我的性格来看,我觉得我可能还是会爱去折腾。做企业能够让你足够折腾,又充分参与到了社会发展中扮演角色。我觉得也可能还是创业。

凤凰网财经:您给自己总结一下,或者目前想对员工或者外界说什么话?

刘畅:我想跟他们说,其实我已经慢慢认识到自己脾气比较急。我觉得我会好起来的,我想跟他们说,我的潜力还很大,你们不要太早来评价我。

来源:启阳路4号

原标题:中国最年轻女富豪、80后女继承者为何被父亲雪藏10年?

0人已打赏

0条评论 848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最新评论

相关推荐
©2001-2018 极酷区男人站 http://www.jikuqu.cn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闽ICP备16011521号-3 非经营性网站塑造品质男人就在极酷区男人网公安网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