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首页 /乐活 / 正文

新财富,新机会

2019-08-14| 发布者: 老男人| 查看: 453 |来自: “新华视点”微博

作者:克雷格梅洛 从前,技术、文化和资本会从发达国家流向发展中国家,但那个时代很快就将过去。从5G通信到电动汽车的发展,以及由此带来的财富创造,新兴市场已可与传统大都市抗衡。亚洲已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 ...

作者:克雷格·梅洛

从前,技术、文化和资本会从发达国家流向发展中国家,但那个时代很快就将过去。从5G通信到电动汽车的发展,以及由此带来的财富创造,新兴市场已可与传统大都市抗衡。亚洲已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驱动力,而欧洲和北美的选民则在辩论谁应该为其经济陷入相对停滞负责。

这些大趋势正在以私人银行业竭力追赶的方式重塑该行业的格局。波士顿咨询集团(Boston Consulting Group,简称BCG)驻香港合伙人邓俊豪(Tjun Tang)估计,亚洲高净值人士可投资资产中只有10%由私人银行持有。

剩下的90%会怎样,对财富管理者来说,这是一个这个时代需要面对的问题,对财富持有者来说同样如此,因为他们会从企业支出现金,并希望积累持久的财富。

中东、东欧和拉丁美洲的经济不如亚洲那么有活力。但是,看到全球对离岸存款日益严格的限制,富有人士寻求将风险分散到海外的需求也在激增。在其他地方,政治转变正在扩大本土财富管理的范围。面对全球银行业的竞争,中国正在稳步开放市场,而在具有改革意识的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ad bin Salman)的领导下,沙特阿拉伯正经历着某种意义上的巨变。

新兴市场涵盖了从上海到加拉加斯(Caracas)的大量金融环境。而私人银行客户和潜在客户的需求也正在向几个跨越国界的广泛方向发展。

新财富,新机会_乐活_2019-8-14 11:33发布_极酷区男人_www.jikuqu.cn

亲力亲为

心不在焉的富有继承人把信托基金交给家族委托的银行家,每季度看一眼结算清单,这种情形已时日无多,而在新兴市场,这样的日子可能离去得更快,因为更多的财富来自正在进行的商业活动。高净值群体的财富管理新范式更接近于企业领袖的风格——制定自己的路线,依托银行或投资专业知识进行独立的交易。“我们非常擅长制定自己的策略。” 南亚实业财富的继承人、

家族办公室Karma Network的创始人卡拉姆·欣杜贾(Karam Hinduja)谈道,“我们将以服务提供商的身份与银行打交道。”

总部设在迪拜的资产管理顾问机构Alpen Asset Advisors董事总经理苏达山·马尔帕尼(Sudarshan Malpani)表示,中东资金也正朝着一种更倾向于亲力亲为的方式发展。

Alpen Asset Advisors由嘉盛莱宝银行(Bank Sarasin)的地区业务发展而成。“你过去常常看到的情形是,客户在没有太多控制权的情况下,将自己的财富分配给六家或八家银行。”马尔帕尼谈道, “现在,他们正在迅速转向家族办公室的结构,淘汰表现不佳的投资组合。”

邓俊豪表示,事实上,客户最好还是把更多的控制权留给银行的投资专业人士。他说:“很少有富人能以最高效率管理自己的投资组合。”但要说服成功人士承认自己的缺点却很困难。

从离岸到近岸

瑞银(UBS)、瑞信和花旗等全球领先的财富管理机构,正在适应客户更为复杂的需求,其举措是将财富管理与投资银行业务相结合,将超级富豪家庭与富有的机构同等对待。但他们在这个过程中正在放弃富人群体的底层,将私人银行服务的门槛从500万美元提高到了2500万美元。这就为地区性商业银行打开了机遇之门,这些银行一直在支持新兴富人的崛起,并且在某些情况下将私人银行服务推向市场。

“地方银行开始觉醒,他们真正想要的正是从10万美元到100万美元的细分市场。”马尔帕尼谈道。可以说,香港星展银行(DBS)和新加坡银行(Bank of Singapore)以及韩国KB国民银行(KB Kookmin Bank)等亚洲地区银行的分支机构早就意识到了这些协同效应。

由于国际监管和新兴市场客户不断变化的需求,离岸私人银行业务——仍然代表着该行业在公众眼里的形象——正在迅速发生变化。大量与透明度相关的协定和协议,加上美国严格执行的《外国账户税收合规法案》(Foreign Account Tax Compliance Act),已经收紧了为避税或躲避公众的好奇心而藏匿在海外的财富的套索。新兴市场迅速成长的企业家阶层对这些业务方式的使用是有限的,因为他们的收入来源于合法的商业活动,而且在国内的税负往往较轻。

然而,新兴的富裕阶层对国际多元化的渴望有自己的方式,无论是在新的市场收购一家企业的子公司,还是把孩子送到伊顿公学(Eton)或哈佛大学读书。其结果是,作为全球投资中介的所谓近岸地区,在遵守最新监管规定的同时实现了迅猛的发展。毫不奇怪,中国香港就是其中最大的一个。

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Securities and Futures Commission)的数据显示,2017年,这个城市管理的资产猛增了近一半,高达1万亿美元。 

新兴市场的富人在自由配置财富方面面临着越来越大的障碍。从中国、俄罗斯到委内瑞拉,各国都在加强资本管制和审查,试图将资金留在国内。从中国在美国和澳大利亚与科技相关的收购活动受阻,到新西兰最近禁止外国人购买住房,投资目的地的情况也越来越令人不安。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言论,引发了人们对全球公民数量减少这一趋势更加广泛的担忧。 “无论是对进出口动态的专注,还是送孩子去美国或英国上学,我认为这都是亚洲企业家对形势深表关切的表现。”安永驻新加坡亚洲银行业务主管简·贝伦斯(Jan Bellens)表示。

但由于新兴市场的富人已经在全球各地拥有企业和资产,所以,目前没有人能阻止这股近岸浪潮。美国正在扩大其近岸区的规模,尽管它加强了对本国公民海外资产的审查。“随着拉丁美洲经济和政治不稳定的加剧,迈阿密正日益成为超高净值人群投资的热点地区。”德勤驻苏黎世财富管理专家约翰内斯·施洛特曼(Johannes Schlotmann)谈道。

新财富 新态度

许多新兴市场的财富仍在私人银行金库之外的一个原因是,这些财富的所有者能够从其他地方看似安全的投资工具中获得丰厚的回报。一两年前中国的金融公司为所谓的财富管理产品提供的利率为4%或更高。马尔帕尼表示,海湾国家的银行对传统的一年期存款提供了类似的收益率。这与美国和欧洲形成了鲜明对比,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和欧洲的存款或政府债券回报率低得可怜。“这些存款对当地投资者来说是绝对安全的。”马尔帕尼谈道,“所以,如果我给他们看一个回报率为3%的产品,他们自然不会购买。”

然而,这种食利者的天堂正在受到几个因素的困扰。

中国开始管控其中的一些理财产品,担心这是一场规模达数万亿美元的全国性庞氏骗局。除石油资源丰富的波斯湾外,新兴市场的币值今年也出现大幅下挫。印度、巴西、俄罗斯和其他人口众多的市场的储户发现,本国货币兑美元汇率至少下跌了10%,这让具有国际意识的投资者的回报深陷负值区域。

与此同时,新一代人正在崛起,他们的心态和兴趣比父辈更加全球化。卡拉姆•欣杜贾就是一个完美的例证,他在瑞士接受教育,居住在纽约,并在纽约与家族投资办公室一起专注于媒体项目。“在年轻一代眼里,新兴市场和发达市场之间有一些融合。”欣杜贾谈道,“你可以从世界各地成长期公司的国际展望中看到这一点。”他认为,他们在这个壮阔的新千年世界中在持续发挥作用,私人银行家为此将深受鼓舞。“谈到日常财务管理,继续与大型机构保持关系是合情合理的。”欣杜贾指出, “你不需要承担日常开销。”

但是,为了跟上时代的变化,囿于传统的财富管理公司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新兴市场客户对该行业未来的作用将比过去更大。

来源:家族企业杂志

原标题:新财富,新机会

0人已打赏

0条评论 453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最新评论

相关推荐
©2001-2018 极酷区男人站 http://www.jikuqu.cn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闽ICP备16011521号-3 非经营性网站塑造品质男人就在极酷区男人网公安网备  地图索引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1 网站地图2 网站地图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