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首页 /品味 / 正文

?【清浅时光】王爱明/故乡情缘(十八)

2019-08-11| 发布者: 大男人天堂| 查看: 691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王爱明,五十年代出生,喜欢阅读。 凡我走过的地方,都称之为故乡或者家乡,故乡的土地上有我成长的痕迹,无论是风霜雪雨,还是阳光雨露,都是我人生宝贵的财富,我感恩抚育我的每一块土地,感 ...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王爱明,五十年代出生,喜欢阅读。

凡我走过的地方,都称之为故乡或者家乡,故乡的土地上有我成长的痕迹,无论是风霜雪雨,还是阳光雨露,都是我人生宝贵的财富,我感恩抚育我的每一块土地,感恩伴随我行走的人。

故乡情缘(十八)

宋五营子大队由七个生产小队组成,人口甚多。大队西邻榆林子公社的医院,供销社,之间约五百米便是一二三小队。张四营子单另一个小队,约离大队南四五里。大队东北接七六五小队,五六七基本相连。大队北与榆林子公社政府所在地接壤。

我们落户宋五营子二队。在那里结识了好多少时伙伴,如同一群叽叽喳喳的鸟儿,在广阔的田野里自由飞翔。

知道吗?一个星期除去半天的读书时间,剩下的半天和俩个六日再加上暑假寒假,好多时间是属于自己的。跟着姐妹们给生产队拔草都是结伴而行。混归混,玩儿归玩儿,拔草还是卖力气的。经常会被楼草锋利的叶子划破手。

每次出去拔草都是太阳刚露头,怕太阳晒着,早早的集合在遍翻家。二队的小姑娘有十来个,小小年纪就得帮着家里挣工分(钱),大都没去过学堂,认不了几个字,但干活是一把好手,不怕苦不怕累。

拔草很简单,只需一根绳子,主要是拔芦草。芦草味道芳香,是牛马驴的佳肴,又是相当的硬草,牛马驴吃了干活儿有力气,给挣的工分也多(钱)。草拔好了,用绳子捆绑结实,然后全靠背运回,往起背时得人去扶一把才能背起来,有时候重重的一捆草得发大力气才能站起来,有时候会摔个狗吃屎……迎来一片哈哈哈声……

常常想起云里雾里的少时,常常想起少时的趣事……

?【清浅时光】王爱明/故乡情缘(十八)_品味_2019-8-11 02:07发布_极酷区男人_www.jikuqu.cn

冉冉升起的太阳在田野中洒下金色的阳光,普照着苗儿草儿茁壮成长。我们今天出发的地方是白庙子,听说芦草甚多。揉揉还在瞌睡的眼睛,麻绳套过脖子挎着肩膀一侧,嬉嬉闹闹走起。

白庙子地方在我们村西北方向,差不多有六七里路程吧!我们如一阵风似的抵达目的地。原路庄稼喜人,路边野花儿盛开,不过这些不是我们关注的,我们的俩只眼瞄的是芦草,左瞧右看没找到大人们说道的芦草可多的地方。正好,菜田有位老头,问问便是了。快嘴的小兰直截了当:大爷快给我们说说哪儿长的芦草多?老头早看见我们一群女女了,一眼就看出我们是干什么的,正双手托着锄把杵在腮帮子下注视着我们,眼角流露出一丝微笑。嗬!拔草的!顺手指向西:那边黑豆壕芦草可多了!路过那块山药地,路过麻子地,过了……没等到老头把话说完,我们顺着地塄堰已往西边溜了。这里的地块没边没沿,一块地足有二三十亩,辽阔的山药地和麻子地一眼望不到边,山药花开招来蝴蝶游乐,成了它们的栖息地。枝高一米的麻子长势旺盛,绿色的叶子就像人的手掌,又像一把雨伞,小白花花开的一团团的,别有一番景致。绿油油的糜子正往出钻穗子头,好吃的糜霉霉正是适合吃的时候,当然得顺手摘几枚尝尝鲜,短不了嘻嘻哈哈一顿,笑话各自一张嘴一黑窟窿。继续瞧着哪儿有芦草。路过风摆杨柳的莜麦田,三寸长的莜麦穗儿随风微微左右荡漾。路过一块又一块庄稼地,咋就找不着那块黑豆地呢!再问吧!婶婶:黑豆壕在那里啊?我有点灰心了。嗯!你们顺着这里往东走三几里路就到了。婶婶不在意的看了我们一眼,然后埋头挖野菜了。我们你看我我看你满肚子的疑惑,也许是先前真没注意到那块黑豆地?不管三七二十一再往东走吧!这回得好好把眼睛睁大了,不信看不见那块黑豆地。路过高粱麻子谷子绿豆豇豆,路过风摆杨柳的莜麦地,路过糜子麻子山药地又见着老头了。我们很纳闷,真是见鬼了啊!咋谁都瞧不见那块黑豆地了!上天了!我们七八双眼睛同时盯着了老头,是他和婶婶忽悠我们了?大爷你别锄地了!我被突如其来的一声怒吼震撼,啊!是婵女。我们一群女女里数她胆子大,天不怕地不怕,嘴头子噼里啪啦的,遇到事情往往是她给我们撑着腰。老头被冷不丁的喊声惊着了,眼睛瞪得贼圆,他也纳闷呢!咋这群女女不去拔草,咋又回到这里了?还没等他明白是咋回事儿,婵女的连环炮响起了。嘿嘿!没想到你老头七老八十了还捉弄我们这些丫头片子!有仇了!老头被轰的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索性把锄头一扔和我们整明白来了。老头满脸狐疑,女女你慢点吼,我咋越听越糊涂了?

?【清浅时光】王爱明/故乡情缘(十八)_品味_2019-8-11 02:07发布_极酷区男人_www.jikuqu.cn

大爷:你可明白了,你说的那块黑豆地了?我们咋连根黑豆叶都没看见了?婵女还是咄咄逼人。

嗷!原来如此!老头似乎明白了些,点点头又说,那你们没看到山药麻子地过去有个大偃楞,大偃楞过去的糜子莜麦绿豆豇豆谷子……啊呀!我也理不清是甚庄户了?老头急得满脸通红,老榆树皮般的脖子青筋清晰。

看到了!我们一块儿生气,大声嚷嚷着。

嗯!那就对了!老头话里顿时有了底气。

我们吵吵嚷嚷的吼声更大了,如煮开了锅一样:对什么呀!那块田里长的是糜子莜麦豇豆绿豆谷子麻子高粱和其它庄稼,不是黑豆!你唬弄谁了!

老头这回彻底的明白了,这群傻丫头片子……他突然哈哈哈大笑……这笑声分明有点儿张扬……听的我们一愣一愣的。

大爷:别笑了!笑什么呀!拿我们开心了!我实在忍不了了带着责备的口吻。

老头虽然不那么大声地笑了,但那刻满皱纹的脸上仍堆满了笑容,肆意咧开的嘴角明显收敛了好多。他认真的说:傻女女,大偃楞过去那些地块就是黑豆壕,它名叫黑豆壕,今年种什么,长出来的当然是什么了,听明白了吗?

啊!在糜子地里瞎吃了一顿,那就是黑豆壕,它叫黑豆壕种的是糜麻五谷杂粮,当然长出来的是糜麻五谷了。脑子飞快地转了一圈,怪不得看见糜子莜麦一块又一块的地里冒出那么多芦草的尖脑袋,如同一个个哨兵。老头一席话,我们茅塞顿开。你瞅瞅我,我瞅瞅你失笑,老头也跟着畅快地放声大笑,笑的不能抑制,干脆蹲下了。

这时,太阳照当头了,我们饿了,一根草没拔,打道回府吧……回头看看,老头还蹲在哪儿瞅着我们乐……女女明天再来拔草哇……哈哈哈……

哈哈哈……

三毛说:岁月极美,在于它必然的流逝。

春花,秋月,夏日,冬雪。

关于参加“达拉特文化精英沙龙”的倡议书

【红楼闲笔】探春的寂寞,谁能道得清说得白?

转载请注明来源。

主编:白艳

编辑:侯娇

342

版权说明:该文章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文章观点不代表极酷区男人网的立场,转载需注明出处!如有版权纠纷,请联系网站客服进行删除处理,谢谢!
                                                                           ----极酷区男人网是塑造品质男人的第一男人门户网站|www.jikuqu.cn

0人已打赏

0条评论 691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最新评论

相关推荐
©2001-2018 极酷区男人站 http://www.jikuqu.cn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闽ICP备16011521号-3 非经营性网站塑造品质男人就在极酷区男人网公安网备